paul

行读一生,诗唯原创。

忆杨宁雁

同学懵懂尚少年,卅载重逢喜相见,
女神风姿齐绰约,独难忆像杨宁雁。

(诗唯原创。时入晚秋,骄阳正暖,重归旧里,又聚故知。欢言笑语中忆及少年懵懂情事,很自然将谁与谁谁谁连到了一起。这个名字之熟识程度似一直在耳边。虽只同窗半月,且人各天涯无从联络,但记住的远不只三个字。今由女神们口中说出,不禁又忆起昔日趣致,仅以此赋聊以自娱也,亦纪事焉。此记)

秋思

年年风物四时新,一草一木总关情,
山花烂漫春色艳,不及秋叶伴晚晴。

(诗唯原创。时入深秋,近日见一幅美图,拍于婺源石城,是红叶夕照下的村庄,烟雾潦绕,斜光溢辉,甚是悦目。尤其那高树秋叶在夕照金光下舞动闪烁,给人一种温暖的感觉。可惜因无法联系上摄影者未能获得授权,故而不能提供原图供诸君欣赏。特献本人所摄莲花以飧读者,虽为配诗,只此一阙"秋思",己能让各位体会本人心境了。谨记!)

梯田秋熟

夜凝霜露重,晨透光雾浓,
山高人早起,笑指金田垅。

(诗唯原创。重操旧业,看图写话、观景思赋。古来秋赋颇丰,然吾咏秋不多。秋之难吟者,唯秋天色彩丰盛、万物充盈,时光荏苒,入冬己近。感悟不同而忧喜难分。今观此图,虽属常见,然设身立地总有情思,忆昔山居之景几近雷同,感而赋之。图由Lofter 摄友 文韬 提供。特此致谢!)

(译诗)请别在我的灵前哭泣

亲,
请别在我的灵前哭泣。
我行踪飘忽不定,
也从来未曾安息。

我是阵阵不歇拂面的春风,
我是闪烁不灭夏夜的星空,
我是稻粱成熟后秋雨的温柔,
我是大地沉睡时冬雪的抱拥。

当你清晨在美梦中苏醒,
我是你窗前欢唱的百灵。
当你在黑夜里蹒跚独行,
我是那一路守护的辰星。

亲……
请别在我的灵前哭泣。
因为我未曾离开,
也永远不会舍弃!

(诗唯原创。昨夜再听公众号上推荐的英文诗歌,感觉原有的中文翻译有一大缺憾,就是不够押韵。作为假诗人,我对中文诗歌的韵脚是近乎执着,如果颂读起来音节不能呼应,那几乎就不成为诗。又因为太喜欢英文原诗,所以就试着自己翻译,加之本人的所谓诗兴,凑成以上一首,纯自娱也!可惜上传不了英文原诗音频文件,有兴趣的朋友可搜索英文原诗 《Do not stand my grave and weep》,值得细读!)

莲池秋影

石桥荫下卧青荷,玉洁黄蕊三两朵。
潜鱼摇栏穿桥乐,半池翠绿半池秋。

(诗唯原创,今早得闲往公园漫步,于小池一角见桥下莲花数朵,其中颇具欢颜者,惜未带相机,唯以手机取图,而神韵与光色远逊,聊胜于无矣。虽时入深秋,然南国天暖秋味不浓,取景时见池中倒影颇显秋意,感而赋之,是日阴历九月十九,谨为之记。)

秋至桂乡

街市霓虹透叶黄,夜雨催秋路迷茫。
吾身未入此地久,敢认桂乡作故乡?

(诗唯原创。初入社会曾栖身于有桂乡之称的咸宁一载有余,之后离开,久未重临。今因生计所迫再回旧地,物非人异,万般皆变,唯淦河未改、路口依稀。今晚冒雨步行五公里重拾旧街,正逢秋凉拂面、急雨催花。迷茫伤感之际,忆起昔时年少无知加轻狂,如今人生入秋渐久,而旧地温泉日益繁华璀璨,唯叹世事无常矣,感而有赋,真心迹也,此记!)

听《禅院钟声》
点点琴丝声声怨,气歇洞箫意难断,
深林禅房敲钟磬,夕照袈裟几度横。

(诗唯原创。入粤己久,于不经意间己钟情粤曲南音。近日听《禅院钟声》此曲,颇多感悟。看云音乐上众师所评,亦多吾之共鸣也。然虽曲抒胸意,人各不同,吾之所感者,以此赋表吾此刻心迹也。谨此记之。)

叶映荷苞展双翅

蜻蜓伏荷尖,绿盘衬影现,
花叶伴两杆,齐眉又一年。

(诗唯原创。图由本人于6月末拍摄,一直很喜欢,可惜未有诗意。近日间烦于家事,于郁闷中重观此图,偶有所得,以蜻蜓寓吾儿、荷花寓吾妻、吾为绿叶,实相乎也。此间际遇,吾谨记之,然实愧对吾之根也,是日七月初三夜,难忘乎哉!)

赋六一龙虾宴

树绕池塘映云霞,砖砌柴灶煮龙虾。
半百犹聚儿童节,新试杨梅共品茶。

(诗唯原创。六一适逢假日,三对半百夫妇带帐篷茶具前往鱼塘玩乐度假,租用土灶柴火焖煮小龙虾饮宴,并得新尝杨梅和李子,自泡红茶畅叙,其间欢乐甚多。拍照时笑言应赋诗以记,时隔十日,今翻当时图片才记起赋诗一事,对照图片勉而成诗,以作存记亦娱老友也。图由本人拍于鱼塘现场,此赋。)

观荷有感

一池嫩绿映彩莲,卿自鲜红我粉艳,
似此娇媚透碧落,不羡鸳鸯不羡仙。

(诗唯原创,图由本人拍摄。日前健步见树木园荷花盛开,昨天一大早趁晨光前往拍摄,惜荷池处于山沟、地势低洼,四周栏杆稍高,不便于取景,加之位置原因三面夹山,朝阳出山照到荷池时,己无晨曦那种金黄的光芒。但荷花总是美的,辛苦忙碌了三个多小时亦算有所收获,部分发在图虫,Lofter上发主要为了配诗,本人 Lofter似乎己为诗歌专辑矣。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