paul

行读一生,诗唯原创。

秋来阔叶喜乘风,曲干虬枝向苍穹,
不唯岭原多姿色,更添天地数朵红。

(诗唯原创,看图写话、观景思赋。图由  Lofter 网友  A文韬   提供,经其同意,仅作配诗,特此致谢! )

山居秋吟

垄上阡陌间青黄,岭头茅舍遮暖凉,
迷茫不见清江水,故人何处渡潇湘?

(诗唯原创,看图思赋,观景咏怀。图由Lofter  摄友  A文韬   提供,经其同意仅作配诗,特此致谢! )

雨后灵谷寺

香炉红火透佛光,檀烟漂渺绕禅堂,
数得庭前冷雨滴,客来何须问秋凉。

(诗为本人原创,看图写话、观景思赋,南京六朝金粉地、繁华悲切遍尝尽。本人曾久居金陵,每念及青石街、朝天宫、汉口路校区,都情难自却,惜久未再临玄武、重上紫金。今观图片、突有所思。感谢 潜居客 所摄灵谷寺图片,经其同意仅作配诗。特以致谢、乃有此咏!)

我与考试之一

(原创)人生的中考

高考刚过,一帮学生解脱了,很快又到中考时节,又一帮学生为了上一个好高中、为了自己的人生梦而步入考场。人活在世上,一个字,累!而生长在人多竞争大的中国,就更加累了。

累其实不算什么。记得一个朋友说过,辛苦的劳作,为了梦想而努力,再累也没事;睡一觉,第二天起来又浑身带劲。最怕就是心累,心理上的压力对人的影响往往大过体能。而我的中考和初中生活,虽时隔多年,回忆起来,品味的大多是平淡和苦涩了。

我是81年进入初中,因家在农村,上的也是农村学校-富有中学。学校的条件简陋,类似开口的四合院,中间是操场,三边围着简单的几间瓦房。三个教室、一个教师办公室、几间老师寝室、男女生各一间宿舍。宿舍里学生不分年级都是睡大通铺、几张木架床连在一起分上下。教室就四面透风、冬天冷得发抖,不过那时少不更事也不觉得苦。吃饭是自己带米和干菜到学校食堂里蒸。印象最深刻的是,学校规定学生每学期向食堂缴若干柴火,定期午饭前在食堂门口排队点名检查,到期没缴齐的学生就不让进食堂拿饭菜。作为男孩,我为此还帮高我一年级的姐姐从离校10里路的家中挑了好几次柴火到学校。

学校的生活单纯又幼稚,有快乐也有心酸。记得有一次,母亲为了缴公粮挑一担红薯丝到学校附近的粮站卖(缴公粮是任务,但粮站也会按数量补贴一点钱给农户),粮站职工说红薯丝不够干爽,正好那天烈日当空,母亲就借用学校的操场晾晒以免再挑回家,临近傍晚我帮着收红薯丝,母亲赶着粮站下班之前再挑去卖。那时生活的艰辛可想而知,确实父母为了我们读书付出了太多的辛劳和汗水。而我,正是在这样的懵懵懂懂和循规蹈矩中坚持度过了初中三年时光。

好在我的成绩不错,算是给父母一点安慰和希望。学校里每年级就一个班,年级越高人数越少,到了初三就不到20人。记得我和另外2个同学代表学校参加全县的语数外三科联赛并获得了二等奖,算是为学校争光。我还经学校推荐参加全县的数学竞赛,但成绩不是很理想。我怀疑奥数是不是很早就有,因为当时竞赛的题目好多根本就看不懂。也是从那时起,我感觉到农村学生和城里学生的差距,并记住了一个美丽的名字“石丽东”。

城乡的差距还体现在别的地方,印象中考试时间是在6月20、21、22号三天,因为学校规模小不设考场,我们需要提前一天步行8公里到横石、也就是当时的县二中那里,借用二中的学生宿舍住下,随时准备,为自己的人生投入战斗。记得步行的路上,天气炎热,我们和带队老师走到一个叫“石壁下”的地方,很多学生俯身就着路边的一井清泉喝水解渴,老师还提醒我们别喝生水,其实假期在农村山地干活的时候,我们大都是喝惯了生水的。

考试的情境已经模糊,只记得,因为二中的食堂需要饭票才给打饭,我们临时来考试就只有自己走到镇上找吃的,人生第一次上餐馆吃饭,一大群人合伙炒几个菜,我第一次知道了农村的豆腐皮镇上叫做“千张”。

那时候,尽早出来工作、减轻父母的负担是几乎所有初中毕业生的首选,所以,上中专比上高中的竞争更大,中专的分数线也比高中高出许多。我中考的第一志愿是咸宁卫校,希望将来成为医生,也可以为多病的父母减轻病痛。分数线出来后,我虽然够线了,但通知书一直没来,这期间,还连夜赶路好在限期前到离家60里路的县医院体检,之后就是杳无音信的等待。

一直到考上县一中的同学已开学半个多月,中秋节后,我实在等不及,决定自己到教委招生办去问,母亲还让我顺便带个芝麻饼(当地的月饼)给在一中读书的姐姐。那天的情形我一辈子难忘,天没亮起来,一个人步行60里走到县教委,已是下午快四点,问招办的人,原来我的档案一直压在文件的最下面,被忘记了。给我的解释是身高才1.39米,够不上卫校的试验台,所以咸宁卫校没录我,档案也忘了给县一中。好在当时招办的人打电话给一中的教导主任,写一张介绍信让我到一中找方主任报到,这才得以进入县一中继续读书。

接下来一样难忘。下午快放学了,我手拿介绍信到一中找到方主任,他问了下具体情况,就让我找高一(六)的班主任谢老师,就这样我成了高一(六)班的一份子,虽然比其他学生迟到了近一个月,而且什么用品也没带。本来,谢老师让我晚自习后到班上的男生宿舍找他,他安排我住宿,我有点紧张没听明白(人生开始需要听普通话了),而且那晚我独自坐在教室角落很让同学好奇,自己也很紧张,还没来得及认识班上的男生,又不知道宿舍在哪,就到高一(四)班去找我初中同学借宿了一晚。接下来的日子,上课之余,找纸箱铺开当被、找竹片编在一起当床板(当时一中要求学生自己带铺板,真是让人一生不忘的奇葩要求),就这样匆忙地开始了我的高中生活。

(后记:现在回想,初中毕业,十四周岁已过,身高还不够一米四,恐怕是很少了,那时的营养不良、发育迟缓可想而知。我高中毕业也才一米五五,不过到大学时,经常踢球,大学四年,身高增长了近15厘米。现在孩子成熟较早,到大学还长身体的,恐怕更少了吧。所以我大学毕业时,四年间一直睡我上铺的同学最愤愤不平的就是,入校时比他矮一截的小弟居然高过他了,这在留言册上引为笑谈。)

于2013年6月20日

我与考试之二

(原创)关于高考的记忆

又到高考时节,似乎整个社会也即刻紧张起来,听说今年有近千万的高考学生,真是可怕,不过现在招生名额远比过去多得多,招生比例几乎有二分之一到三分之二了。想来,学生们也不会太过于紧张了吧。

想起我自己的高考经历,真是时代不同,也感概良多。

我是87年参加高考,在七月的七、八、九三天。你看,现在提早了一个月,听说是为了避开炎热的七月,多好。记得考试答题的时候真是热啊,一边冒汗一边思考,教室里连电风扇都没有,更别说象现在城市里有的高中教室都配了空调了。

不同的还有高校招生的名额,记得我们那时参加高考能够进入大学的考生比例就在四分之一左右,进本科的比例是十分之一,拿到高校录取通知书就算是参加革命工作了、转户口(这一点对于农村学生很重要)、上粮油关系,真是很有意思啊。

我对于高考印象最深的记忆是校园里发生的变化,好像我们高考时节,高一、高二年级都已经放了暑假了,学校里只有高三的学生,学校食堂也冷清多了,不用再象以前那样要争着抢着去打饭了(我们那时学校里经常有因为争着买饭而打架的事,说起来现在的学生可能已经很难理解了)。更为难得的是,班主任给我们住读的学生每人发一张加餐票,凭票可以到食堂领一份清炖肉汤,另外,每人发两瓶汽水,汽水我不舍得一下子喝完,晚上在宿舍里看书就喝那么一点点,感觉很满足。记得那三天教室作为考场晚上是要关闭有人看守的,所以不能再去教室,就只好窝在宿舍里。

即使宿舍里也会有很大的变化,我们住读生,绝大部分是农村来的孩子,到了高考时节,有些有亲戚在县城的学生晚上会被叫去亲戚家里吃饭或者过夜,所以宿舍里也走得七七八八,真正象我这样家长照顾不到也没有亲戚关心的学生是很少的,往往只留下一两个人,倒也落得清静,无事可做,又热得睡不着,我消磨时间的方法就是洗衣服,在水房里微弱的灯光下,边洗衣边大声唱歌,随心所欲地吼。

好在三天时间很快就过了,我们理科考七门课程,其中语文和数学卷面总分各120,英语、政治、物理、化学各100分,生物50分,总分是690,考过之后自己觉得不是很理想,但也没有太多不会做的题目。我到如今仍然不清楚现在的高考分数是怎样计算的,什么900分,又是相对分,真是有点故意糊弄人。好在我那时考完后,心态就完全放松了,回家帮父母干些农活,心里很平静也有些期待。

暑假的时候,代替父亲出公差(“出公差”和“顶职”是八十年代初期的流行语,几乎和“上山下乡”一样容易理解,出公差就是乡里修路建水库之类,农村人无钱可出,政府便要求每家每户出劳动力去帮着干没有工钱的义务活),村里的人也私下里问我考得怎样,我自己多少有些信心,只是没有拿到录取通知书,总不敢大方地说肯定没问题。后来结果出来,我考了525分,上了湖北省的本科线,剩下就是等通知书了。

因为自己填报志愿的顺序问题,没有能上心中理想的学校——同济医科大学。一直到八月底了仍未收到通知书,心里不免有些着急。记得好像是 8月28日,我去县城(那时从家里去一次县城也不是很容易),问我一个和我同样分数的同学,刚好他父母是邮电局的职工,下午三点的时候,从武汉来的邮件刚到,他父亲去查,果然收到我和他的通知书,是同一所大学,那时心里总算稳妥了些。之后回家,父母知道后也确实高兴了一阵,接着就是按照通知书上的要求准备上学的钱物(好在那时读大学不用缴学费,否则我肯定是没有机会继续读书了)。

这些就是我关于高考的记忆,现在想来,真是时代不同啊!

于2007年6月7日

(这是三年前写的关于高考的记忆,每年到了高考时节,总会想起自己的高考日子,往事如新,历历在目。看现在电视新闻,很多父母早在高考前1个月就已经为参加高考的儿女订好了酒店,想起那时高考,自己一个人一边洗衣一边高歌,晚上呆在黑黑的宿舍,真是恍如隔世啊。重新再发一次,算是给自己一种激励吧。2010-06-06夜)

岭南秋迟

清新晨雨后,远空彤云透,
草木滋凝露,天凉好个秋。

(诗唯原创。久居岭南、天热时长,虽仲秋早过,仍如夏天般炎热。今早起身,推窗见室外气爽清新,雨后明静,似乎冷风南下、温度也有所下降。当空虽云层迷朦,远空却四周透亮,虽不见旭日,朝霞却也格外妩媚柔和。真是天凉好个秋啊!此记。)

沙溪秀山“出汗杯”蓝球赛

国庆中秋万家欢,祖庙广场庆团圆,
全民健身齐参赛,不争胜负争“出汗”。

(诗唯原创,图由本人拍摄,初被“出汗杯”三字所吸引,觉得有趣。加之地点正处秀山祖庙门前广场,正中老式建筑颇有出色之处,惜因手机取景所限不能兼顾蓝球场上横幅与祖庙特色也。正值双节齐至,国泰民安,以此图庆祝之!)

西游偶遇

老城红墙斑驳,街巷方砖零落,
西女倚门浅笑,共饮咖啡若何?

(诗为本人原创,看图写话,图由 LOFTER  摄友 Aileen Yo 提供,经其同意,仅作配诗。水印未改可示其主 ,特此向Aileen Yo致谢!)

山溪旭晖

山坡小溪潺潺,青草乱石横拦,
斜晖直透枝丫,蔚起金霞半湾。

(诗为本人原创,看图写话、观景思咏,图由 LOFTER  摄友 Aileen Yo 提供,经其同意,仅作配诗。水印未改亦示其主 ,特此向Aileen Yo致谢!)

小东江晨雾

东江迷雾远名扬,八方摄友趁晨光,
驿道顺流闻妙乐,咫尺不见人对唱。
水寒山黛旭日起,岚蒸霞蔚轻波荡,
朝晖透影蓬舟现,红衫渔哥撤网忙。

(诗为本人原创,趁暑假到郴州资兴小东江看看,东江迷雾、如仙如幻,久负盛名、果然如斯。一大早5:00起床看晨雾,江边驿道游人如鲫。浓雾中听江上传来清脆女声对唱却看不见船行人影,后晨曦初升,迷雾渐见,江上渔舟渐近,原来撤网竟是表演,百元六次送一次,所谓艺术都是刻意为之,印象深刻。图为本人拍摄,暑天江水冰凉,景色独特。当地民宿众多,景区拦省道凌晨5点后入场收费,本地产三文鱼和中华鲟味美价廉,令人难忘。特此记之!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