paul

行读一生,诗唯原创。

赋六一龙虾宴

树绕池塘映云霞,砖砌柴灶煮龙虾。
半百犹聚儿童节,新试杨梅共品茶。

(诗唯原创。六一适逢假日,三对半百夫妇带帐篷茶具前往鱼塘玩乐度假,租用土灶柴火焖煮小龙虾饮宴,并得新尝杨梅和李子,自泡红茶畅叙,其间欢乐甚多。拍照时笑言应赋诗以记,时隔十日,今翻当时图片才记起赋诗一事,对照图片勉而成诗,以作存记亦娱老友也。图由本人拍于鱼塘现场,此赋。)

观荷有感

一池嫩绿映彩莲,卿自姹紫我红艳,
似此娇媚透碧落,不羡鸳鸯不羡仙。

(诗唯原创,图由本人拍摄。日前健步见树木园荷花盛开,昨天一大早趁晨光前往拍摄,惜荷池处于山沟、地势低洼,四周栏杆稍高,不便于取景,加之位置原因三面夹山,朝阳出山照到荷池时,己无晨曦那种金黄的光芒。但荷花总是美的,辛苦忙碌了三个多小时亦算有所收获,部分发在图虫,Lofter上发主要为了配诗,本人 Lofter似乎己为诗歌专辑矣。)

中山风光

中山城市好风光,人民桥上向北望,
彩虹层叠岐江绿,塔尖高耀文峰昂。
万国堂馆临街立,中华骑楼顺路向,
西山寺里云出岫,铁城处处迎朝阳。

(诗唯原创,图由本人前段时间行经人民桥上所拍。桥下岐江河碧波荡漾,两岸苍翠如新,日丽晴和,河畔高楼清晰,远处被称为“阜峰文笔”的文峰塔依稀可见。沿岐江桥东行是步行街,两旁各式西洋或南洋风格建筑,都留有中式骑楼,可见当时己是商界望地。再东行左侧有座小山,可见“六棉古道”门楼,上山进“西山禅寺”牌匾,有幅对联真让人过目难忘,上书“山小岂无云出岫、台高还有树参天”,其中气势与情怀可见一斑。中山城区石岐亦称铁城,盖因早在宋朝香山立县之初缘石岐和小榄争为县治,以称土重者为胜言石岐土中含铁沙故谓之。今见 Lofter 有以所拍城市为项,与之幸也。故念,是为之赋。)

心如沧海

有那么一些地方,
曾经走过,
毅然离开,
所设想的憧憬是
怎样再回来。

有那么一些人
曾经相识,
缘分不再,
所希冀的惊喜是,
偶遇的意外。

有那么一些事
曾经忘却
无意介怀,
所诧异的默念是,
记忆的深埋。

有那么一首诗
曾经熟读,
百般感慨,
所痛彻的领悟是,

恰如苍海……

咏武汉东湖
九曲湖堤十里翠,长虹卧波白云归,
沧浪亭边鱼龙跃,行吟阁下芷兰汇。
青瓦掩映墨香浓,书声飘散樱花醉,
更喜江山四面阔,八方舟楫信来回。

(诗唯原创。友人近日外地游玩,发几张图让我猜是何地景色,其所发第一张就明确看出是武汉东湖,毕竟是十分熟悉的景观。惜久未重临,但也勾起我对此景的记忆与回味。东湖美景,胜在开阔,斜倚武大,轻拂磨山,一条玉带十八弯,处处美景看不完。东湖和武大,体相连而心相通,一个山高文厚,一个水碧波柔。正是“一城山色半城湖、文山墨海两相和”。今赋诗一首,算是慰籍,特此向图片拍摄者 吕兄 致谢!)

夜观杨州万福大桥

河山锦绣万福通,波光艳影泛霓虹,
杨州三分明月夜,两分尽漾翠湖中。

(诗唯原创,看图写话,观景思咏。提到杨州景色,知名者莫过于瘦西湖也。山人有幸于二十四年前踏足廿四桥,赏湖光美景,其间亦趣事不少。今观此图,知杨州又添美景!心向往之。看地图又知万福桥直通瘦西湖,而且居然直入湖底,真让人惊讶,也很有穿湖而过的冲动。杨州名城,几时得以重临?今观图亦稍慰也。图由 Lofter 摄友 清溪 提供,经其同意,以作配诗,特此致谢!)

赴五邑四海兄家宴纪事

五邑中山连西江,四海盛华通汾阳,
一十八道花枝宴,楚材湘韵味味香。

(诗唯原创。周六闲暇,与湘籍友人赴新会菜园体验菜农之乐,入夜于其至亲亦吾本家兄弟居所中饮宴,菜式丰盛、色味俱佳。特此记之,谨以致谢!)

欢乐连年

开春才聚鲑鱼宴,五一又饮白云边,
莫道兄弟多欢愉,去年很快到今年!

(诗唯原创,纪事而作。五一假期,数友人野炊茶叙,入夜饮宴,有兄弟聊及开年茶聚趣事,以“去年很快到今年”句戏逗山人,嘱余嵌句为诗,酒兴当头满口应承,归寝而咏,得此一阙,虽属粗浅,亦实情也。此记其事,言之有物,备存查也。图由山人手机摄于香山小园,山水自趣致,茶酒亦情浓。)

雾落山雨十里花

半岭青松枝南向,雾锁峰峦半天光,
春潮风起喜雨落,半壁山花十里香。

(诗唯原创,看图写话,观景思咏。自幼久居山村,各种山色奇观深忆于心。正是沾衣欲湿杏花雨之时节,上得山来半山云雾迷漫,若能再登高处穿出云层,可见层云如锦欲盖峰峦。迨风自南来日过晌午,再看层云尽散山林如洗,枝摇珠滴山花灿烂,虽微汗身腻,观山花摇弋含珠吐蕊,亦自觉近花之仙子也。今观此图,忆昔时山林中肆意上下,尤爱采摘紫藤花以作佳肴,感而为赋。图由Lofter 摄友 方托马斯的旅程 提供,经其同意仅作配诗,特此致谢!)

仙山胜境谒三清

冰凝横枝裹雪松,石削仙峰破雾浓,
何须远觅玉人渡,紫霞东出三清宫。

(诗唯原创,看图写话,观景思赋。冰天雪地,仙山胜景,昔人择美景绝地以修行,常临此境有飘然欲仙之感,亦慨叹自然之神奇也。此景实属罕见,知名者不过黄山和三清山矣。两山皆曾登临,惜上黄山时正磅砣大雨半山而退,三清胜境赐我厚缘,忆难忘哉。今观此图,所思咏赋题攀三清者,此由是也。图由Lofter  摄友 方托马斯的旅程 提供,经其同意仅作配诗,特此致谢!)